Manño

讓那戰火,燃燒到你心裡去





萬老基,司馬吹

哈哈哈哈历经半个月被逼着终于画完这个内封啦!!!本宣 !!!!!!!!!! 法中心合志🇫🇷 HEXAGONE 无节操cp乱炖  咳咳,你们的法兰西哥哥来临啦! françis bonnefoy

暂 定17年冬季正式面(宠)世(幸)

1p为内封全图,2p为九宫格宣图大览(因为lof出不了九宫格预览图)后7p分别为大体介绍和试阅部分!在这里还是要迟祝哥哥,生日快乐!bon anniversaire!

愿每个714都能爱你如初,哥哥🇫🇷光辉永在!

INFOS DE STAFF:

主催:万老基 (原po)

副催:此方

校对:友田君

排版:果浴凌 (长期接排版宣图)

(以下排名不分先后)

画手: 

        98%HCL

        柚子红茶(无社交账号)

        伏粟

        万老基

        老杨

        五千年

        焰桐

        阿呸

        hiilen碳

Guest:JING

文手:

         莫兮

         雪野夜一

         南辛

          啊夏

          阿沫

          冬寂

          丸子

          晋玄青

          桃缘溪行

          98%HCL

          此方

试阅部分文字版:

DATE LOVER

BY雪野夜一

弗朗西斯·波若弗瓦,26岁,不算老,身上还残留点而年轻人的狂傲,很聪明,又太没定性,一事无成却又不肯凑合着生活。弗朗偏爱光鲜亮丽的行头,奢华时尚的生活,还好,长着一张漂亮的脸,于是为了给下一个女友买点见面礼,弗朗客串了一下导演亚瑟•柯克兰的电影,也就是在这里,他认识了王耀。只可惜呢,弗朗西施是个直男。尽管他美得不得了。



王耀,31岁,对于新人来说有点老,对于老人来说还是个菜鸡,就是这样一个临近30才被亚瑟挖出来的演员,却有着年轻脸庞和老人的沉稳。因为在他的国度,王耀的身份有点尴尬,他是一个同性恋,俗称基佬。


这不是一个基佬把直男掰弯的故事。



  《小秘密》

    by 丸子

那是一只人鱼,弗朗西斯敢肯定,因为只有人鱼才有那样的耳朵。

  也只有人鱼才会有这样的容貌。

  一人一鱼深情相望了许久。

  人鱼率先打破沉默,他朝金发少年伸出在水下的手,手掌心上躺着弗朗西斯刚掉下去的手机。

  弗朗西斯盯着他的手傻了一会,那双手显然要比普通人的手修长许多,指甲也比常人尖锐,指缝间还有一层薄膜,手腕处的动脉血管是深蓝色的。他一时间都忘记了他的手机。

  “你的。”人鱼开口说话,“不要吗?”

  “要,要的。”弗朗西斯接过他失而复得的手机,脑子里也没空闲思考刚掉下去的手机怎么就那么快被捞上来了。

  

      ……哇,原来是个人鱼先生呢。

  他偷偷看了眼面前的人鱼先生,人鱼先生也好奇地看着他。

  人鱼先生是一张亚洲人的面孔,精致温润,如果要弗朗西斯给他的外貌打分,满分是10分,那弗朗西斯会毫不犹豫的给个200分。人鱼先生的头发是如墨般的黑,在那些从树叶缝隙中间洒下来的阳光下泛着光辉。他有一双和弗朗西斯完全不同的深褐色眼睛,而此时,这双眼睛也在打量着他。



《反抗》

晋玄青


小巴车摇摇晃晃地在夜幕中前行。这条破旧的公路上很少有人来往,但在白昼时,公路两旁的景色却十分赏心悦目。这辆车上有五个法国青年和一个英国青年,弗朗西斯就是这群法国人中的一个。那个英国青年叫亚瑟——他本来想向他们介绍一下自己的姓氏,可是那些不想知道。他在里尔市的某个天桥下面遇到他们,和他们鬼混了几天后,随他们的车到了加来的郊外。那些法国青年听说他是从英国离家出走逃来的,便决定邀请他加入他们从里尔开始的“行走法国”计划。他们原以为这个英国公子(他们认为像亚瑟这样皮肤白皙的英国人都是娇生惯养的少爷公子)离家一段时间后就会受不了漂泊的生活而灰头土脸地跑回去,所以打算把载到加来郊外后就把他放下去,以便他搭艘船回去,也许还能赶在他父亲没有想杀了他之前平安到家。没想到他竟然比其他的公子哥执着一些,决定要和他们走完全程。



shelter避难所》

桃缘溪行

金发的公主微微张开眼,一缕阳光斜射在白皙的脸颊侧面。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周围是铺着天鹅绒的大床,床的一侧摆满了可爱的玩偶。正对着床铺的是一面等身落地镜,镜子一侧的衣架上挂着缀满蕾丝绣着花纹的礼服。还有几只连着缎带的舞蹈鞋,像是睡着的蝴蝶一般静静停在衣架下面。

“我是弗朗索瓦丝·波诺瓦,序列24389367,允许life系统访问我的大脑以及使用生存权,现在开始准备早饭。”

少女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说完这句话,床铺以及周围少女心十足的装饰在视线范围内逐渐变得透明,最后化成闪光的数据流,像积木一般重组,拼接,几秒钟的功夫,他已经置身于巨大透明的浴室,钛合金拼装的架子上放着水和牙刷,莲雾形状的喷头下显示着水温。煎培根的香味顺着浴室透明的幕帘。尽管她清楚这是成百上千的代码模拟出的体感。所有一切都是虚拟的,她也从未产生过一丝一毫的怀疑。毕竟在所有人类穿行于宇宙沉睡的旅途中,这是他们靠着自己的双手创造出的最好的生活方式。

日复一日循环的日常,每时如此,每刻如此。




《冒牌家庭》

阿沫 

“弗朗——西斯,好巧,又见面了。”他面前的男人沉默了片刻后开口道。那种一成不变的、冷淡倨傲的语气让弗朗西斯一下子从一片空白中缓过神,于是他不甘示弱地反击道:“是挺巧的亚瑟,想不到你也来这里了。”

亚瑟刚开口准备说话,他牵着的那个男孩子咽下一大口冰淇淋,大声地好奇道:“亚瑟,是你认识的人吗!”

弗朗西斯愣了一下:“这是……你儿子?”

亚瑟也愣了一下,随即弯下腰把剩余的冰淇淋塞到男孩嘴里:“跟你说了多少次,不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!”然后他抬起头,解释道:“嗯,他叫阿尔弗雷德。”

弗朗西斯的意识又一次遭到了暴击。


《以自由之名》

莫兮 

【在这之后,就发生了那几乎席卷了整个世界的七年战争。原本是普鲁士和匈牙利两个国家所引起的战争——当然只是表面上这两个国家——最后甚至被称为了英法七年战争,倒是很好体现了这两个国家在这场战争中扮演的角色。不过从那个时候法国先生居然就开始写信感化阿尔了,啧啧。】




  • 感谢以上所有参与人员!

  • 感谢以上所有参与人员!

  • 感谢以上所有参与人员!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评论(4)
热度(338)

© Manñ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