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nño

讓那戰火,燃燒到你心裡去





萬老基,司馬吹

大给给猫男

哈哈哈哈哈哈哈图稍后奉上

沈牧之:

大秦,一个千里迢迢来中国游学的穷画家,找了个小画廊的工作,不算辛苦也能勉强糊口,租了个一居室的小房子,倒也是自在。
这几天连降暴雨,大秦的工作也停了几天,瞅了瞅家里垃圾桶,里面满的都掉到桶外的快餐盒,叹了口气
【再不扔垃圾就真成垃圾堆了……】
趁着雨小的间歇,大秦叼着板巧克力去丢了垃圾,回去的时候,在二楼楼梯间的角落里,大秦注意到有一只脏兮兮的黑猫窝在一个烂纸板盒子里,大秦虽然不是猫控,不过还是往里面瞅了一眼看了看,应该是活着的,稍稍有些安心,把还没吃完的小半块巧克力放到装猫的盒子面前就离开上楼了。
还没到家门口,轰隆一阵雷吓了大秦一跳,手里的钥匙顺着楼梯扶手的空隙掉了下去。
【***又得下去捡】扰人的天气加上不顺利的小事儿,使得大秦心情有些烦躁,顺着楼梯往下找,钥匙就躺在二楼到三楼的楼梯平台上,再稍稍抬眼一看,那只猫还是窝在那里一动不动,巧克力连碰也没碰。
有些担心的大秦,过去戳了戳这只猫,没有预料中的反抗和挣扎,想着大概是饿过了,毕竟巧克力都没力气吃。
【成吧,就当是缘分了,老子收留你了】
这么说着,便拎起猫的后颈回了家。


稍微喂了小半袋牛奶,一直很乖的猫好像精神了不少,大秦揉着猫的耳朵,仔细打量着,长得也挺顺眼,尤其是琥珀色的眼睛,格外讨大秦的喜,就是身上太脏了,又是泥又是土的。不过大秦比较不是什么特别勤快的人,于是打算着等再晚一些一起洗,先不着急。


看着猫身上脏兮兮的毛,大秦决定给他取名叫【塞里斯】。


大概半天的时间,居然和猫已经混的很熟了,甚至是到了叫一声【塞里斯】就能朝自己走过来的状态了,这倒也吓了他一跳,印象中的猫猫狗狗,都是属于生人勿近一类的,自己也不是多么讨动物的喜,和黑猫的嬉闹倒是让大秦对这类小动物的印象有所改观,也给大秦阴郁的心情带来了些许改观。


【得去洗澡了】大秦去浴室,放水准备东西,不一会儿脱得精光,回过身来到客厅,一只手拎起黑猫,另一只手点着它的鼻子,边走边说【你也得洗,小赃孩儿】,带着猫跳进浴缸里,才发现可能是水对猫来说有些多,吓得它呲儿哇乱叫,慌乱中跳到了大秦的脑袋上,揪得头发生疼。
从脑袋上把猫拿下来放到洗漱台上,大秦自顾自地开始打新买的沐浴露,一不小心出来的量比预想的多,弄的满满一浴缸的泡沫,猫见了倒是异常兴奋,忘记了方才的恐惧跳进浴缸。
【好了伤疤忘了疼的蠢货!】大秦从浴缸里捞着猫,这么训斥着。


手在水里摸索着,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儿,摸到了皮肤一样的东西,大秦有些惊恐,随着水下物体慢慢地直立,大秦也是一点点的往后退,终于是看清了眼前的景象,像个小怪物一样长着猫耳猫尾巴的男生。
【**你***是谁啊】被吓得不得了的大秦,嘴巴快于脑子先做出了反应,对面的人并没有理会,而是自顾自地用力甩了甩头,把脑袋上的水甩干,随着动作的进行,他脖子上的小铃铛也叮铃作响。
【等等…】大秦突然有了个想法,他觉得如果问出来会显得自己很愚蠢,然而还是试探着问了问【你不会是……塞里斯吧……】


被问到的人顿了顿,抬眼看着他
【当然是我,你个蠢货】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————隔————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这个就是介绍个背景,以后会在这样设定下面写一些小的段子什么的,有其他的设定还会继续追加,题目也就这个题目了,平常写的那些也会继续写的。

评论
热度(18)
  1. Manño沈牧之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图稍后奉上

© Manño | Powered by LOFTER